文化语言

文化语言

 

古埃及文献资料反映了埃及语言和人民的高度文化性。德国埃及学家阿道夫·埃尔曼(Adolf Erman)在他的著作《 古代埃及文学The Literature of the Ancient Egyptians)》(第xxiv页)中写道:

当我们追溯到远古时候埃及的语言符号是呕心沥血之作它有丰富的隐喻和修辞是一种文化语言”,体现出书写组织和思考

英国埃及学家艾伦·加德纳在他的书《埃及语法Egyptian Grammar )》[第4页]中写道:

这个语言的特点之一是简明扼要短语和句子简洁切中要害。纷繁复杂的组织构造和冗的长句很罕见在某些法律文件中得见。埃及语词汇非常丰富。埃及语清晰明了得益于严谨的词… …

古代埃及著作中发现的科目门类涉及面广泛,包括:

1.宗教和殡葬事务

2.商务和法律记录

3科学文献/文件(如数学教学)

4天文观测

5医疗工作

6智慧文学

7.灵性疗愈

8.信件

9诗歌,歌词和赞美诗

10.魔术

11埃及的故事

12.旅游

因为古代埃及人未对神圣和世俗进行区分,对埃及文献的解读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参与者的态度。不了解背景的西方学者会(并已经)做出无用的解读,而那些真正深入研究的人将会对同一文本做出截然不同的解释,充分展现出埃及人的学识和教化。

埃及人通过发明出色的书写材料和书籍,能够书写记录下生活的各个方面。他们使用皮革、石头、木头和纸莎草等作书写材料,与米诺斯人-迈锡尼人、巴比伦人等文明不同,后者只能在粘土上刻写符号,呈现出的煞风景的粗糙的楔形文字。

古埃及人通过将一张张莎草纸叠在一起制成书籍; 大部头的手稿达65和130英尺(20和40米)。埃及人还以木板为书写平面,使用经久耐用的笔和墨书写。这些写作表面和工具之丰富,使得书记员们可以书写出清晰、优雅、圆润、稳固的符号。 使用笔(而不是尖头的工具)更易书写出圆形的字母。

(关于本章主题的更多信息,请阅读莫斯塔伐•葛达拉的四篇出版物,内容如下:

—《古埃及字母顺序创作周期(The Ancient Egyptian Alphabetical Letters of Creation Cycle)》

—《古埃及通用写作模式(The Ancient Egyptian Universal Writing Mode)》

—《古埃及元音语言与音乐方面(The Musical Aspects of The Ancient Egyptian Vocalic Language)》

—《埃及象形文字抽象语言(The Egyptian Hieroglyph Metaphysical Language)》)

 

[摘录自 古埃及文化探秘 – 第二版  写的 莫斯塔伐•葛达拉(Moustafa Gadalla)] 

在 https://egypt-tehuti.org/product/%E5%8F%A4%E5%9F%83%E5%8F%8A%E6%96%87%E5%8C%96%E6%8E%A2%E7%A7%98-2/

—————————————————————————————————————

购书专卖店:

a-可从亚马逊获得印刷平装书。

——————-
b- pdf格式可在..。
一-我们的网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
–莫比格式可在..。
一-我们的网站
ii-amazon
—–
d- epub格式可在..。
一-我们的网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ii-ibooks、kobo、b & n (nook) 和 smashwords.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