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人民

埃及的人民

 

墨守成規的埃及人

埃及人對傳統的執著近乎著迷。縱觀埃及歷史,處處體現出對傳統的堅守,而且埃及人從不偏離這些信條法則。在世界上現存的最古老的文獻(5000年前)中,埃及書記員普塔霍特普(Ptah Hotep)這樣寫道:

不要修改/改變從你的父親(祖先)那裡得到的教義/教育一個字也不要改。讓這一原則成為教育後輩的基石。

埃及人從未偏離這一原則。早期的歷史學家證實了這一事實,如希羅多德在《歷史》卷2[79]中所述:

他們遵守著他們的父祖的風習,並且不在這上面增加任何其他的東西。

希羅多德的《歷史》卷2[91]:

埃及人避免採用希臘人的風俗習慣,而一般說來也就是避免採用任何其他民族的風俗習慣

這種傳統思想的核心就是埃及人對於祖先定下的東西全盤接納。他們所做的一切,任何行為、任何動作、任何決斷都要按照他們祖先所規定的加以判別—遵守和解釋他們的行為。古埃及人和巴拉迪(Baladi)們全部的社會活動和生活,自始至終都與祖先的先例一脈相承—有一絲一毫的關聯都形成習慣和法律,從他們神聖的祖輩到他們自己。柏拉圖和其他學者認為埃及人嚴謹地遵守其傳統。這種態度始終沒有任何改變,從那時起每個到過埃及的旅行者都證實了這種守舊思想。

所有宣稱古埃及人如何如何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語言、宗教、傳統等的斷言,仔細研究就會發現這些斷言只不過是虛幻的海市蜃樓而已。真實情況是,古老的傳統從未消失,他們仍然存在於沉默的大多數人中,他們被稱為(他們也這麼稱呼自己)巴拉迪(Baladi),意思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那些大聲鼓噪的少數埃及人(政府高級官員、學術界人士、新聞工作者以及自以為是的知識份子),則被這些沉默的大多數稱為Afrangi,意思是外來人。這些外來人是指放棄了埃及傳統去追求地位和接納外來入侵的那些埃及人。成為外來勢力如阿拉伯人的工具,這些外來人統治和管轄巴拉迪 – 本地人。這些外來人們和他們的外來主子一樣,傲慢、殘暴而虛榮。在外來勢力離開埃及以後,埃及這些外來人們仍然充當正當的統治者繼續他們的統治。

下一節會解釋,那些墨守成規的巴拉迪們 – 古埃及傳統的傳承者 – 被粗暴地剝奪了他們的民族性 。.

 

“民族宗教”

大家一致公認,歷史是勝利者“所寫的”(更準確地說是規定/粉飾的)。於是,歷史就這樣被反覆書寫着:古埃及人接受了托勒密和羅馬人的統治;他們樂於改變自己的宗教信仰去皈依基督教;而且之後不久,他們高興地接受伊斯蘭教來取代基督教。就這樣,許多相互衝突的派別(歐洲中心主義者、非洲中心主義者、伊斯蘭教徒、基督教徒等等)利用古埃及開疆破土,堅稱埃及古老的宗教、語言和傳統已然不再。少數這些外來埃及人為這種毫無根據的謬論添油加醋—他們從西元640年開始就為阿拉伯征服者的利益鞠躬盡瘁,盡其所能地要廢黜祖先的傳統。

由於埃及巴拉迪們被動的天性,許多人杜撰出有關埃及人“身份認同”的“理論”,而這些“理論”根本沒有科學和/或歷史依據。他們這些毫無根據的斷言的前提就是根據他們認定的宗教區分埃及人和進行種族身份認定。有人宣稱埃及伊斯蘭人口(約90%)是來自阿拉伯半島的阿拉伯定居者。基督教人口(約10%)被宣稱是真正的埃及人,即科普特人(埃及基督徒),是古埃及人的後裔。還有人宣稱埃及伊斯蘭人口是古埃及人和西元640年 入侵埃及的阿拉伯人的混血。古埃及人的“血統”不再存在了。

實際上,數百具來自各個時代古埃及木乃伊所進行的DNA測試,以及古埃及神殿和墓葬中的許多圖形,都表明今天的“穆斯林”埃及人與其古代埃及祖先同種。

埃及的基督教人口與“穆斯林”人口迥異。其實,埃及的基督徒並非土生土長的埃及人,而是來到埃及的外國少數族裔,他們來自猶地亞(Judaea)和敘利亞,為著羅馬人的利益服務—要不補充駐軍,要不收取羅馬制定的各種名目的稅負。所以,現在埃及的基督教人口聚集區就是羅馬人當初維持其軍事和行政(稅收)中心所在的地區,這並非巧合。在2000年之後的今天,仍然可以從容貌和舉止上輕而易舉地將這些敘利亞人口與大多數土生土長的埃及人區分開來。外國旅行者,如英國研究人員萊恩(E. W. Lane)在他的《現代埃及禮儀與習俗(The Manners and Customs of the Modern Egyptians)》(1836)一書中說明了這些差異。

與居住在埃及的外國人(敘利亞和其它地方的人)不同,埃及原住民從不皈依基督教。來到亞歷山大的敘利亞移民成為埃及早期基督教人口的主流。西元312年,成為羅馬帝國的官方唯一宗教。時隔不久,古羅馬帝國分崩離析。西元323年,埃及成為東(拜占庭)帝國的一部分。康士坦丁(Constantine)宣佈讓基督教成為帝國的官方宗教,這對埃及產生了兩個立竿見影的效果。首先,使得教會可以加強其行政管理機構和獲得可觀的財富;其次,狂熱的基督徒摧毀埃及原住民的宗教權利、財產和神殿。例如,西元391年西奧菲勒斯(Theophilus)成為亞歷山大的宗主教。肆意的破壞活動席捲埃及。墓穴被搶掠,古建造牆壁遭毀損,雕像被推倒。收藏著成千上萬文獻的著名亞歷山大圖書館被摧毀。早期狂熱的基督徒不斷地侵佔古埃及神殿。西元四、五世紀,盧克索(Luxor,又稱底比斯(Thebes))西岸的許多古神殿被改造成修道院。

亞歷山大以外的地區沒有考古證據證實基督教大行其道的主張。古埃及人不需要來自狂熱基督徒的任何新“啟蒙”,真實的情況是現在所稱的基督教遠在《新約》之前就已存在于古埃及。英國的埃及文化專家華理士•布奇(E. A. Wallis Budge)先生在他的《埃及諸神(The Gods of the Egyptians [1969])》一書中寫道,

可及其直接追隨者所宣揚的新宗教(基督教),其所有要義如此相似,是奧塞斯(Osiris)、 伊西斯 (Isis)和荷魯斯(Horus)崇拜的結果。

埃及和新約版本之間主要的區別是,《福音》被認為是歷史,而埃及的奧塞里斯、 伊西斯和荷魯斯的故事是傳說。英國學者威爾森(A.N. Wilson)在他的《耶穌(Jesus)》一書中指出,

歷史中的耶穌和信仰中的基督兩個是分開的,各有不同的故事。

早期的基督徒混淆了故事與事實。由於他們的狂熱與無知,他們把古埃及的神話寓言誤當成所謂的歷史。那句“基督在你心中”是古埃及箴言,被那些想把神話寓言當作歷史的人給隱藏了。(詳見《古埃及的基督教之根源(The Ancient Egyptian Roots of Christianity)》,作者莫斯塔伐•葛達拉)

西元四世紀以及以後的年代裏,教會中政教之爭的歷史中被大書特書的都是有關上帝和基督的性質及其關係的爭論。這些派別名字都很熟悉,雅各派(Jacobite)或科普特(Coptic)以及默基特(Melkite)或保皇派(Royalist)。雅各派是基督一性說派,從種族上看,儘管不全是出生在埃及的人,但是是外國人的後裔(被誤認為是埃及原住民);而默基特人派是迦克墩(Chalcedon)的正統追隨者,絕大部分為希臘或歐洲族裔。

基督一性說從一開始支持基督的學說,極力強調他的神性而抹殺他的人性一面。在羅馬和君士坦丁堡的正教會於西元451年在迦克墩會議(Council of Chalcedon)一致認為基督兼具神、人二性不可分割之後,基督一性說派聲稱,儘管基督可以“出自兩性”,但他不可能存在於兩性之中。結果在西元451年,在宗主教迪奧斯哥勞斯(Dioscorus)在位期間,埃及的基督一性說教會脫離默基特正教會,選舉自己的宗主教。自西元451年的迦克墩會議之後,兩個教會都各有各的宗主教和管理機構。

我們聽到許多有關“科普特”的控訴。然而卻是他們招致的,因為他們不接納其它宗教信仰,包括與之同為基督教的默基特派。他們拒絕其它宗教權利的作法很暴力和具破壞性。儘管他們被允許擁有自己的宗主教,但是他們仍堅持反對默基特派和其他人的信條。所謂的迫害被歸咎于塞魯士(Cyrus),631年,他作為欽命宗主教被派往亞歷山大。這種雙主教繼任得以維持。塞魯士起初試圖在兩個派系(默基特派和基督一性說派)之間進行斡旋。但是這種遭到基督一性說派的拒絕—他們不承認他的權威性。

塞魯士不得不代表皇帝恢復秩序,因為基督一性說派恐嚇並清除那些不認同他們狂熱教義者。是塞魯士迫害基督一性說派,還是因為他們拒絕他和不承認他的權威而招致的反應呢?往更大方面說,幾個世紀以來他們一直在指責埃及這塊土地和人民(他們的東道主),可笑的是,塞魯士和基督教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

西元639年12月,當阿拉伯穆斯林用幾千人開始侵佔埃及之時,沒有費太大力氣,因為得到了非埃及本土基督徒基督一性說派的幫助。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經過阿拉伯入侵者和拜占庭人之間的戰鬥和政治較量,西元641年11月8日,塞魯士與阿拉伯穆斯林簽署條約,要羅馬士兵全部撤出,要求所有壯年男子服役,所有土地所有者納稅。條約方只有阿拉伯穆斯林和非埃及裔的基督徒將一個國家(埃及)私相授受 — 一個不屬於他們的國家。

考慮到基督徒的積極配合,阿拉伯穆斯林征服者特別照顧基督一性說教會,讓它幫助自己向埃及原住民徵收人頭稅。換句話說,阿拉伯人維持了羅馬/拜占庭統治時期同樣的稅收管理制度。反過來,基督教徒們的權利得到保障,可以繼續從事其宗教活動。西元642年,隨著拜占庭士兵撤離亞歷山大,拜占庭在埃及的統治終告失敗。從那時起,埃及就成了伊斯蘭/阿拉伯殖民地 ,通過這些外來埃及人直接或間接地受外來人統治 。

在伊斯蘭統治下,個人必須正式聲明自己信奉三個“被認可”的宗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和猶太教)之一,因為伊斯蘭法律規定對基督徒和猶太教信徒收取額外的特別“稅”(人頭稅)。埃及人口受到阿拉伯入侵者(及替他們收稅者 — 基督教徒)的控制或威脅,不得不宣示自己信奉三個“被認可”的宗教之一。這種宣示是一種需要而不是真正的皈依。一旦一個人表示他皈依“伊斯蘭教”,那他不能再變,不然就會被認為是褻瀆神明,可被任何一個穆斯林以死刑懲罰。另外,根據伊斯蘭法律,伊斯蘭教徒的所有子孫後代都自然而然地被認為是穆斯林,以後永遠不能脫離伊斯蘭。

科普特一詞出現早於基督教,是希臘人用來稱呼埃及人的一個普通名詞。西元640年後,阿拉伯人把這個詞當作非穆斯林埃及人,把伊斯蘭人口稱為阿拉伯人。換句話說,西元640年入侵的勝利者藉著其作為征服者而強加宗教予他人,並因此隨意地把埃及人的種族改為阿拉伯。結果,科普特一詞到了七世紀就有了不同的意思—意指基督徒而非埃及人。

埃及人遭受一次又一次侵略,從未進行過有效的抵抗。巴拉迪埃及人學會了在淡泊的伊斯蘭教外衣下保持他們古老的傳統。一個通俗的埃及諺語說出了他們的生存方式,“他/她玩雞蛋碰石頭的遊戲—要保護脆弱的雞蛋不被石頭碰破”。(關於埃及“伊斯蘭化”的更多內容見葛達拉的其它書籍,如《 埃及神秘主義者:探路者Egyptian Mystics: Seekers of the Way》、《經久不衰的古埃及音樂體系(The Enduring Ancient Egyptian Musical System) 》和《埃及宇宙學:充滿活力的宇宙(Egyptian Cosmology: The Animated Universe》)


有關古埃及 (和現在) 埃及人口、其性質、住房等的更多資訊, 請參閱:

  • 古埃及文化探秘,第二版 寫的 莫斯塔伐•葛達拉(Moustafa Gadalla)
  • Egyptian Mystics: Seekers of the Way, 2nd ed.

在 https://egypt-tehuti.org/product/%E5%8F%A4%E5%9F%83%E5%8F%8A%E6%96%87%E5%8C%96%E6%8E%A2%E7%A7%98/ 

————————————————————————————————————————–

埃及神秘主義者: 探索道路的人, 第2版。

View Book Contents at https://egypt-tehuti.org/product/egyptian-mystics-2/

———————————————————————————————————————–

購書專賣店:

a-可從亞馬遜獲得印刷平裝書。

—————-

b- pdf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
–莫比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amazon
—–
d- epub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ii-ibooks、kobo、b & n (nook) 和 smashwords.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