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优质农业技术

古埃及优质农业技术

 

埃及现在是(过去也是)世界上最干旱的地区之一。每年在尼罗河洪水泛滥的100天期间,在埃及境内的河段曾承载其90%的水量,正如希罗多德在《历史》[2,92]中所写:

… …水位从夏至起便开始上涨并一直上涨一百天在这段时期过去以后它的水位立刻就退落并减弱水流这样在整个冬天一保持着低的水位直到第二年夏至再来的时候。

造成尼罗河洪水的始作俑者是埃塞俄比亚的雨季,雨水冲刷着埃塞俄比亚高原的泥沙,沿着蓝色尼罗河和其它支流将泥沙裹挟向埃及。经过发源于中非的白色尼罗河流到埃及的水量并不多。

古埃及人对有限水资源的管理十分有效,是世界上最擅长旱耕的农民。古埃及的旱耕灌溉和种植技术世界闻名。狄奥多罗斯是这样评论埃及高效的农耕制度的,

从小耳濡目染到长大务农他们远远胜过其他国家的男丁熟悉地力、灌溉方法、播种和收割的确切季节,而且掌握了从祖先那里继承的最有用的种植窍门并将其发扬光大。

沿尼罗河谷有数个地方,通过观察、记录和调度整个尼罗河谷的水流来管理汹涌的洪水。因此,高度组织化的公共灌溉系统自古以来得以开发和利用。

古埃及通过蓄水和引流等有组织的方法对可利用的有限水资源实施最有效的管理。斯特拉波认为,埃及公共灌溉系统的管理令人称道。

在没有大自然帮助的时候勤奋努力也常常给土地灌溉带来了巨大的好处通过运河与水坝即便是尼罗河小泛滥时期也能像尼罗河大泛滥时期一样灌溉同样多的土地。

古埃及人对洪水季尼罗河水位上升有着精确的观测。用于测量尼罗河水位上升和下降的尼罗河标尺,建在埃及各地,记录并报告水位波动。埃及各地尼罗河标尺的高度都有一个共同的基线。管理流量和持续时间的任务由知识渊博的官员负责,并且使用闸门来控制水流的指定高度和持续时间。狄奥多罗斯在卷I. [19. 5-6]中表示:

在洪水期它可能不会在土地上产生大量积水造成损失而是水流会流经他们[埃及人]建造的形成涓涓细流解乡村所需

各地因地制宜管理洪水。有许多决定因素,如毗邻土地的相对高度/海拔,以及当时正在耕种的作物等。

古埃及人了解土壤的不同类型—适宜不同的农作物。他们甚至把沙漠的边缘利用起来,那里的土壤是粘土和沙子的混合,适合种植葡萄和其他植物。

除了来自埃塞俄比亚山丘的淤泥中含氮土壤混合物之外,埃及人还利用其它养料,例如各种动物和鸟类粪便作天然肥料。 此外,古埃及人也使用散布于地表的“化学”肥料。用于某些作物,特别是一年下旬播种的作物。

古埃及人不但向低地供水,而且还会设法为那些远离河流而无法直接流经的土壤灌溉。为了把水引向沙地,他们利用了运河水系和水位抬升装置。古埃及用来将水引向高处运河的方法有:

1.  橘槔(shadoof—从尼罗河或水渠中汲取少量水到高处的常见方式。它主要由一个杆和一个桶组成。

2.  斐洛(Philo)所说的踩水车(泵),《申命记[xi.40]》也有提及,

埃及在那里播种你的种子用你的脚浇灌草药园。

3. 水力螺旋抽水机—这种埃及水泵曾闻名于世,而且被用于伊比利亚的采矿活动,斯特拉波在《地理Geography )》[3.2.9]这样见证道:

波塞多尼奥斯(Poseidonius同样赞扬了图尔德塔尼亚(西班牙南部热情和辛劳因为他们挖掘的矿井倾斜而深,至于积水问题,在矿井中出现的积水常常用埃及螺旋抽水机把们抽出去

 “埃及螺旋抽水机”的设计和制造方式与我们今天的泵的设计原理相同,由螺旋管缠绕在杆上,或是将一个大的螺杆装于圆筒内,靠手或机械方式旋转。至于手动型的,在今天的埃及人们司空见惯,就是tanbour

4.  水车,用阜斗从河中取水并汲入灌溉渠。用它往高处引水很管用,因此在开罗以南的法尤姆绿洲等地方很常见。

古埃及的水利和土地开垦项目非常庞大,甚至在我们拥有重型设备的今天来评价依然非常宏大。以下略举几例:

1.  4000多年前进行了一项大型水流改道工程。该项目开始于今天叫艾斯尤特(Asyut)的地方,大量的尼罗河水从那里流向今天的法尤姆地区—位于开罗西南大约65英里处(100公里)。法尤姆绿洲位于海平面以下,包含戈伦湖。该湖最初是作为尼罗河泛滥的排水盆地,曾一度淹没整个地区。湖底沉积了肥沃的尼罗河淤泥。 这个古老的重大项目就是让白白浪费在法尤姆四围沙漠中的数百万加仑水改道。流入湖中的水减少了,于是原先约80%湖区被开垦,丰富的土壤上种上了作物。各种水车用来从尼罗河的这个支流汲水到田埂。此外,艾斯尤特以北的尼罗河谷有了更多可用之水,可耕地增加了。

2.  考古证据证明,森沃斯勒三世(Senvasret III)国王(公元前1878年-前1844年)期间在今天的塞姆纳(Semna)有大型公共工程。 塞姆纳地区,在第三大瀑布之上,土地肥沃,人口众多。在中王国时期,用一座人工堤坝阻断水道。时至今日,这个大坝的局部仍然可见,就在东塞姆纳。大坝的建设抬高了尼罗河水位,一直往南延伸了数百英里,使得商业远航活动深入至非洲内陆。东塞姆纳和西塞姆纳堡垒下面的岩石上有大约25块碑铭。它们反映的是中王国时期记录的尼罗河洪水水位,而且显示的水位全都比今天的最高水位要高出约25英尺(8米)。

 

[摘录自 古埃及文化探秘 – 第二版  写的 莫斯塔伐•葛达拉(Moustafa Gadalla)] 

在 https://egypt-tehuti.org/product/%E5%8F%A4%E5%9F%83%E5%8F%8A%E6%96%87%E5%8C%96%E6%8E%A2%E7%A7%98-2/

——————————————————————————————————————-

购书专卖店:

a-可从亚马逊获得印刷平装书。

——————-
b- pdf格式可在..。
一-我们的网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
–莫比格式可在..。
一-我们的网站
ii-amazon
—–
d- epub格式可在..。
一-我们的网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ii-ibooks、kobo、b & n (nook) 和 smashwords. com